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法治新闻 >

患者在医院大厅倒地死亡 9人经过无人问津

时间:2017-09-10 13:57  作者:admin

核心提示:2011年2月22日,湖南益阳市57岁的杨吉全突发疾病,在医院等待缴费取药时候病倒在地上,此后有9人经过他身边都不理会,其后杨吉全死亡。杨吉全家属认为医院没有尽责,值班人员见死不救,索赔58万元。院方则称,杨吉全未与医院建立医患关系,无赔偿责任。
  去年2月22日凌晨,益阳市安化县57岁的杨吉全突发疾病,在桃江县第六人民医院诊治,7时08分,医护人员发现杨吉全病死在医院大厅。视频监控显示,从杨吉全在医院大厅座位上仰面跌倒,到被发现死亡的近3个小时内,先后有9人经过,其中有两名穿白大褂的人员。但均无人问津。
事后,死者家属以医院不作为、“见死不救”将桃江县第六人民医院告上法庭,并提出58万余元的诉讼赔偿。今年6月18日,桃江县人民法院判决死者家属败诉。死者家属不服,上诉至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。14日上午9时,该案二审开庭。
 
  事件:患者病死医院大厅
  据桃江县人民法院案卷材料显示,2011年2月22日凌晨3时许,该县某旅店客人杨吉全因胸口突然疼痛,被店主刘某送到旅店隔壁的县第六人民医院诊治。
  值班医生曹某用听诊器给杨吉全做了初步诊查,没有发现患者出现明显的心律不齐,就开了止痛片、安乃近和消炎药三种药物的药方。杨吉全到收费室交了费,然后到药房拿了药。半小时后,杨吉全又返回曹医生处,称胸口痛得很。曹医生给杨吉全开了500元的单子要求其住院观察,杨吉全拿着单子到收费处办理住院手续。当天早上7时许,医院工作人员发现杨吉全病死在医院的大厅里,于是向武潭派出所报案。
 
  争议:患者不愿住院?还是医生睡觉没管?
  据医院方陈述,收费室收费员李某给杨吉全办理了住院手续,要杨交500元钱。杨吉全说,没有钱,不住院了。然后,他就走了。
 
  值班的曹医生等了大约10分钟,发现电脑上没有杨吉全的缴费显示,便打电话到收费室了解情况。收费员李某告诉曹医生,杨吉全没钱,不住院,走了。曹医生便到值班室休息去了。
  而关于医院方的陈述,患者的儿子杨玉亮认为“医院撒谎,故意隐瞒事实真相”。
  “武潭派出所的现场调查显示:我父亲有现金520.1元,另外他银行卡里还有2000元。从医院录像资料看,我父亲离开9分钟后,又回到了医院,这表明他返回宾馆拿钱了。当我父亲拿钱回到医院后,值班医生、收费员都不在岗位,睡觉去了。”
  杨玉亮向记者出示的医院录像资料显示:22日4点20分,杨吉全提着药袋离开医院,4点29分又回到医院。录像显示,杨吉全返回后,收费室的确无人值班。他独自一人坐在大厅凳子上等待,并不时用左手捂住胸口,表情痛苦。4点36分,杨吉全突然从凳子上倒落在地板上。最先发现杨吉全的是一名穿白大褂的女性。她看了一眼就走了,并未走近。之后,先后又有8人经过倒地的杨吉全身边,无一人过问。直到7时许,药剂员发现倒地的杨吉全,告诉医院120急救医生熊某。熊某发现其已死亡。
 
  一审:家属告医院败诉
  2011年12月30日,杨玉亮兄弟俩将桃江县第六人民医院告上法庭,并提出了58万余元的诉讼赔偿。
  原告杨玉亮兄弟俩认为,医院值班医务人员擅离职守,未严格坚守工作岗位,且在杨吉全晕倒在地时,医院工作人员视而不见,见死不救。导致杨吉全错过了最佳的救治时间,最终导致死亡。
  被告医院辩称,当日凌晨4时22分,患者杨吉全在未告知医院工作人员的情况下已经离开了医院。患者离开医院后,就与医院的医疗服务合同终止,其再次入院,根本还没与医院形成医疗合同关系。
  今年6月18日,桃江县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:驳回原告诉讼请求。
 
  二审:二法官争执 审判员愤而离场
  14日上午9时许,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此案二审开庭审理。
  第十一民事庭外,开庭前的杨玉亮面带忧悒,他告诉记者:“虽然我跟哥哥提出了58万的诉讼赔偿,其实,我们不是为了钱,父亲死得太冤,我们只想讨一个公道。也是想让医务人员得到教训,不能让致命错误重演。”
  庭审中,双方对杨吉全突发死亡并无异议,双方仍是围绕“医患合同是否成立?医院是否存在过错?”展开交锋。
  庭审进入质证阶段时,吴姓审判员向诉讼双方提问质证,女性审判长不断插话打断吴法官的提问。11时许,吴法官向被上诉人质证:“事发时,你们医院究竟有没有人值班?在哪里值班?”被上诉方显得很被动,女审判长插话说,这个问题不重要。双方为此发生争执,吴法官生气地说:“那你来审吧!”他起身离开了法庭,其余人员均错愕不已。审判长当场宣布休庭。
 
  内幕:病人还没进医院已被建“档案”
  记者查阅了杨吉全的门诊病历(电子打印),“病员主诉:胸部疼痛一小时;现病史:胸部疼痛一小时”,而“既往病史”、“体格检查”、“初步诊断”3项目均是空白。一名资深医生告诉记者:“从杨吉全的门诊病历看,医生明显违反了胸痛诊疗常规,对患者的病因检查存在草率和疏忽的嫌疑,而且杨吉全当时是胸痛急诊病人。”
  杨吉全在医院就诊过程的电子档案记录的建档时间是“2011年2月22日3时28分46秒”,而医院的监控记录杨吉全刚到医院门诊大厅时间为“3点31分”,也就是说,病人还没进医院就被“建档”。
 
  国内链接:多地医院上演见死不救剧情
  2005年12月13日,北京同仁医院急诊走廊,来京找工作的37岁的齐齐哈尔人王建民无钱治病,在呼救中死去。
  2006年9月12日,不到20岁的大学生向涛在校园内被人用刀刺伤,到医院后因“没带够医疗费未得到及时抢救”,失血过多死去。
  2011年8月9日,河北省安国市中医院在对一名被车撞伤的流浪女出诊时,顾及医院利益及病人实际情况,对病人进行简单包扎后将其丢弃至邻县境内树林,该女子第二日被发现死亡。

返回首页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
用户名:
最后更新
热门点击
<友情连结> 广州金泽法律服务有限公司 深圳市金科玉律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四川君合律师事务所官网 电力软件网址大全_e览网 其他未分类网站大全